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一百五十六章对不起我就是

发布时间:2020-01-25 14:48:45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一百五十六章:对不起我就是要作死

“玄墨,白泽?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突然出现的两位地仙,王陆表现出了适度的惊讶,同时暗中将胭脂泪递到身后,并对王舞比划手势,示意她再来一次一剑碎星辰,先发制人。

而玄墨和白泽却对王陆的恶意恍然不觉,一脸急切地催促道:“帝琉尊中计被困在雷池,请你赶快找人去救她

下一刻,王舞破碎星辰的剑斩重现,仿佛要将白泽和玄墨碾为齑粉。然而剑斩才出手,迎面而来一枚金印闪电一般,正正轰在胭脂泪的剑尖上。

金色的印章霎时间暗淡下去,白泽当场就喷了一口黑血,委顿在玄墨怀中。而王舞手中的细剑也发出一声哀鸣,不甘不愿地收回了喷薄的剑气,同样变得暗淡无光。王舞本人闷哼了一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两边的选择竟是不约而同

王陆皱了皱眉,目光冰冷地扫过玄墨和白泽。这两人仿佛经历过一场恶战,遍体鳞伤,虚弱至极,而方才一剑后,白泽已完全作废,只有玄墨仍保留着一定的战斗力,那么下一个对手就是她了。

上次分别,还希望再次见面时能够并肩作战,如今看来实在是奢望……

“玄墨,想不到连你这浓眉大眼的也背叛了革命啊。”王陆冷笑着,从腰间抽出一口寒气森森的长剑,剑身晶莹剔透,剑柄处则以古字体写着玄霜二字。

昔日升仙路上,王陆以玄霜剑一剑打穿所有幻境,剑势凶猛势不可挡,只是那一剑纯粹来自取巧。如今他已有堂堂正正的元婴修为,一口灵宝品阶的仙剑恰到好处。不过,随着王陆轻抚剑身,玄霜剑覆上一层血色,威势千百倍地膨胀起来,呈现不自然的扭曲。

这是王陆为自己预备的杀招之一,以元婴修为引动灵剑自毁解体,在灵剑彻底崩裂前,可以斩出超越极限的剑气。以王陆的推算,配合混沌破天神剑,在攻击能力上勉强可以触及真君级的底线。

对于一个状态完满的地仙,这样的攻击不足为虑,但是对于一个重伤号来说就颇有威胁了……当然,想凭一口利器就跨过元婴到地仙之间的天堑,实在是异想天开。

所以,王陆准备了百口,千口利器。玄霜剑后面,还有上千口灵宝品阶的武器藏于芥子袋中。

那是万仙盟为群仙大比而搜罗的神兵武库,王陆则借职务之便拿到了宝库的钥匙。必要时候,他就可以开启这神兵武库,以奢侈得令人发指的方式,掀起暴风骤雨,届时就算面对地仙也勉强有一战之力

“停手我们不是你的敌人”玄墨大声说道,她看上去疲惫而伤痛、浑浊的眼眸中倒映着玄霜剑的寒光,显得绝望而无助,“王陆,醒醒啊”

王陆置若罔闻,手中玄霜剑已经如同点燃了烈火。但就在此时,他肩上多了只手。

“王陆,稍停一下,情况略有不对。”

王陆回头看着王舞,等待她的解释。

“刚才那道否决印……并不具备杀伤力。更像是在破妄,破除幻象。”王舞说道,“他们只是不放心我们是不是真人。”

“哦?”王陆眉毛扬起一边,心念疾转,而后又伸手在剑身上右下向上轻轻拂过,指尖带走了剑上的火气。令其重新变得晶莹而清冷。

“怎么回事?”

玄墨终于松了口气,身子一软也是坐倒在地,但是面对王陆伸过来的手,她却摇了摇头。

“不用管我们……去救帝琉尊。黑已经正式动手了,他在雷池设计埋伏了帝琉尊,我们很多人赶去救援,但却敌不过他在雷池的天时地利。”

“雷池?”

玄墨伸出手,在虚空中轻轻一点,点出一道碎裂的星光。

“雷池在群仙墓的最底层。跟着这道光,它可以带你绕过洗星海。”

王陆却没有急着接过星光:“告诉我更多。”

玄墨长长出了口气,努力平复自己四分五裂的心情后:“黑……设计引诱帝琉尊独自前往雷池,那里是群仙墓最为隐秘的所在,帝琉尊完全没想到会在雷池遭到埋伏,措手不及受了重伤,然后……”

王陆说道:“然后她向你们求助?”

“不,她没有向任何人求助……是黑,黑主动公开了雷池的地点,引诱我们前往救援,然后将我们各个击破。我们……是因为陆别尘事先盗得一线天机,隐约算到此行不利,让我们有了准备才得以逃脱。但是我们恐怕已经走不到群仙城了。”玄墨说着,苦涩地仰起头,让王陆看到了她咽喉处一丝黑意。

“毒?”

“我和白泽都中了他的毒……不过请放心,我勉强能将毒封在体内,不会传染给你们……”

玄墨话没说完,已经被王陆用力握住了手。

“你?不要碰我”玄墨想要将王陆甩开,但此时虚弱的她竟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纤细的手腕仍被握得死紧

然而下一刻,玄墨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灰暗的瞳孔中射出惊喜的神采。

因为盘踞在她体内的无尽之黑,正以惊人的速度消逝着,仿佛积雪消融。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团令人感到神圣而温暖的光芒。玄墨就像是被泡在温水中,满身的冰冷都不翼而飞。

“这是……?”

王陆笑了笑:“欢迎加入圣光的大家庭。”

玄墨虽然不了解圣光,更想不到圣光解毒的原理,但她知道,自己终于摆脱了曾经困扰地仙们无数年之久的梦魇

“王陆,谢谢你,你真是,真是…”玄墨颤颤开口,樱唇微启后,吐出的却是语塞。她有太多的话想说,但千头万绪却无从说起。

不过很快玄墨就收敛激荡的心神:“谢谢你救了我,但现在帝琉尊的事情更为重要。她是我们所有人中最不可或缺的一员,请你……”

王陆却一声苦笑:“你身上的毒,现在已经在群仙城爆发了,而能够解毒的,看来只有我一个。”

玄墨愕然。

王陆的话,揭示了一个基本的矛盾。

雷池中的帝琉尊需要路,但群仙城更需要。

帝琉尊是地仙中的重要一员,可对王陆而言只能算是相谈甚欢的朋友。而群仙城里,却是王陆的一切。

王陆拥有解毒的灵药,回到群仙城后,解毒的事情可以十拿九稳。但雷池中的黑占尽天时地利,就连地仙们也接连折戟,王陆一个元婴修士又能发挥多少作用?

一个个问题浮现在玄墨脑海中,令她的心情不断冰冷下沉。

“为什么要找王陆?”王舞问道,“理智地考虑,王陆无论如何算不上最佳人选。你们就算找我,也比找他要强吧?”

前往雷池营救帝琉尊,的确九州第一金丹远比王陆这个新晋元婴更为适宜。

“是帝琉尊说的。”玄墨答道,“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向我们求援,但是……她却要我们将王陆找来。”

王陆摇了摇头,笑骂:“这家伙,自己一个人去死不够,还非要拉上我去垫背么?”

“绝不会”玄墨的声音高了几分,“帝琉尊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她……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原因。王陆,你就算信不过我们,至少可以信任帝琉尊啊”

王陆反问:“若是信不过你,谁知道帝琉尊是不是真的被困雷池,甚至雷池是不是真的存在?或许你是黑派来的奸细,那么先前的一切就都没有讨论的价值。”

“我……”玄墨张口结舌,此时此刻,若是王陆执意怀疑,她的确没有自证清白的办法。

“我没有怀疑你。”王陆说道,“但是营救帝琉尊的事……”

正在此时,忽然王舞说道:“去吧。”

“嗯?理由呢?”

王舞想了想:“两个理由,第一是基于一个简单的逻辑,敌人希望我们做的,我们就偏不要做。刚才咱们回归群仙城路上,不是遇到黑的分身来袭么?我现在想,那一剑是不是解决地有点太轻松了?就连白泽这种废物,重伤下都能凭借仙宝挡我一剑――好吧虽然代价是他好像快翘辫子了。但黑的分身连重伤的白泽都不如?”

王陆沉吟道:“你是想说,黑的拦截,其实是一种障眼法,让我们以为他不想我们回到群仙城?实际上……”

“实际上我们要是真的不去群仙城,而是去雷池,他的麻烦就大了……当然这是我猜的。”王舞认真地说道,“而第二个理由就是,群仙城的问题,未必非你不可啊。”

“我不去,还有谁能解得了堕仙奇毒?”

王舞指了指自己:“我啊。”

“无面已经把堕仙那套把戏的原理都说穿了,信仰层面的争权夺利嘛,又不是什么开天辟地的独创。我正好认识一个精擅此道的朋友,应我的召唤,应该也快要到群仙城了。”

“……和悠悠类似的朋友么?”

“呵,而且你若是不放心我一个人,还可以加一道保险,比如封我一个圣光教圣女之类的头衔,让我拥有圣光的管理权限。总之还是那句话,群仙城的问题,未必非你不可。但是雷池那边……帝琉尊点的人是你,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王陆没有浪费太多时间考虑这个问题。

“好,那就依你所言,你去群仙城。我去雷池,然后这边这两人……”

玄墨说道:“我去群仙城叫人。那边还有太多的同伴被蒙在鼓里,若是能将他们发动起来,很快就能解开雷池的困局。”

而先前重伤的白泽,则勉强支撑着站立起来:“我去雷池。我犯下的错,我自己收拾。”

群仙城外,一位女修士骑鹤驾临。

城门处,一排金甲力士挡住了她的去路。

“来者,何人?”

女修士见此情形,嫣然巧笑:“东篱州黎云鹤,受无相真人之托,前来解群仙城之难。”

贵州银屑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河口县人民医院
长春治疗龟头炎医院
秦皇岛治疗盆腔炎费用
九江中医牛皮鲜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