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魔法之徽 第十章 加尔斯城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4:46

魔法之徽 第十章 加尔斯城

后来文莱思虽然极力想要把系统从体内赶走,但正如系统说的一样,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事到如今,文莱思也只好认命,而且仔细去想想,现在的情况和他之前设想的并没有区别,他之所以会感觉很难受,只不过是因为系统告诉他他错过了一个更好的机会而已。

不过,从这件事里,文莱思清晰地体会到了系统的恶趣味,对于系统的戒心又上升了一个台阶。不但没有放弃自制魔法之徽的努力,拒绝了系统提出的教学计划,自己苦学魔法的相关知识,甚至连他之前已经准备去选择的所谓“技能”,现在都连碰都没碰过。

不管系统实际怎么想,看起来它似乎对文莱思不点技能这件事非常不满,日复一日地在文莱思的脑子里不停地骚扰着他。可是实际上,正是因为系统对此事如此看重,已经对系统充满戒心的文莱思才会拒绝去通过系统掌握这些技能。

不知不觉就过了五天。这五天当中,文莱思除了吃饭睡觉,以及和苏一起玩了几个小时的过家家之外,几乎所有时间都投入到了对魔法的学习和研究上。虽然他依然只是一名魔法学徒,只能使用可怜的几个0级法术,但实际上甚至连2级法术的使用他都有所涉猎。

这意味着,只要他到加尔斯城登记,获得许可之后成功招募两到三名魔法侍从,他就会成为罕见的能够使用2级法术的法师学徒,称之为千里挑一的天才也不为过。

有了这样的条件,即便是直到测验当天才成功绘制出魔法之徽的文莱思,招到魔法侍从的可能性也大幅增高了。文莱思喜欢这种感觉,尽他所能地为一件事创造最好的条件,然后看着这件事水到渠成地成功。至今为止,还从没有失败过——至少,看起来没有。

…………

“我就去过两次加尔斯城啊。”文莱思坐在牛车上,看着一旁的景色,面露怀念之色,“还记得第一次我跟爸爸他们去加尔斯城的时候——我还抱着萨尔走了很长一段路呢。”

“唉?”萨尔感觉有点发懵,“怎么突然说起我来了?”

“唉?是吗?”苏笑着仰头仔细回忆了一会,“哎呀,我不记得你们进城的事了——”

文莱思也笑了起来:“其实那次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毕竟那时候我们还是太小了。就好比说,我现在连我爸妈长什么样,都记不太清了。哈哈。”

“……”“……”一瞬间,牛车上的空气仿佛都充满了尴尬的味道。

【“哈哈”你个头啊我靠!突然间在说些什么啊智障!你懂不懂什么叫气氛啊我的哥!】

文莱思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苦笑着挠头:“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不,没什么,哈哈。”苏很开朗地笑了起来,略微化解了原先的尴尬气氛之后,很快就把话题从对过去的回忆上转移开来,满脸期待地说道,“嗯,这次在城里,我有很多想买的东西,比方说,衣服什么的。钱可能不够,到时候,就靠你们喽?”

文莱思豪爽地点了点头,抢在萨尔之前拍着胸脯说道:“这次的花销都包在我身上!”

“到现在还在全村混饭吃的家伙,胡说些什么?”萨尔从之前尴尬的氛围中摆脱出来,重整旗鼓,又摆出了一副冷淡的样子,斜着眼说道。

文莱思坏笑一下,无视了萨尔再三推阻,强行搂住了他的肩膀:“我说小萨尔啊,你哥哥我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魔法学徒了哟?已经是有收入的人啦。至于你——虽然你早早就装上了魔法之徽,但是你今年还只有十四岁吧?说到底,不过是个小学生而已啊!”

“已经是成人的大哥哥不请客,难道让你个小屁孩请客吗?”文莱思咧着嘴笑得很开心。

萨尔翻了翻白眼,但也没有进一步抵抗或者说什么,就很无奈似的低下了头。

…………

与文莱思他们居住的那个全帝国大概有近百个重名村庄的塔尔村相比,加尔斯城不只是名字独一无二,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要比塔尔村气派奢华得多了。

每一栋建筑的高度至少都有两到三层,最引人注目的城主府和加尔斯城法师管理局两座高大的建筑,怕不是要有十余个文莱思垒到一块才能看到顶。更不用说六人高的、纯石制的厚实城墙,围着整座城绕了一圈,其所消耗的人力对现在的文莱思来说完全无法想象。

走过气势恢宏,戒备森严的城门之后,入眼的是由大量完整的石条铺成的路面,以及熙熙攘攘,一眼看过去就要比全塔尔村人都多的人群,道路的两侧不是旷野或零散的茅屋,而是密集的建筑物,大多都敞开着大门,出售着文莱思有八CD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尽管文莱思自以为早就做好心理准备,还是看得呆愣了两秒,不禁感叹了起来:“真是壮观。不愧是加尔斯城。”

苏笑着点头:“确实很拥挤呢。毕竟这几天可是三年一度的‘新法师’节,比较有闲的人都会来城里凑热闹吧。要不是这两天,也不会有这么多店铺和摊位吧。不过,别愣神啦。‘新法师’节,就是年满十六岁的合格者来登记成为‘新法师’的节日。主角可是我们哟?”

刚才同样张着嘴吃惊晃神的萨尔,现在却很不满似的瞥了文莱思一眼,两手环抱在胸前,冷哼一声:“这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你都不觉得丢脸吗?而且今天穿的还是和平常一样的那件破衣服,真是土气。你没发现吗?周围的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你呢。”

文莱思先对苏笑着点点头,接着环视周围,这才发现,也许是苏所说的‘新法师’节的缘故,城里的每个人,也包括从周边各处乡村来赶集的人,都穿着崭新的衣服,相比之下,他身上穿的这件打了很多补丁,充其量只是勉强称得上干净的衣服的确是有点显眼了。

不过之前也提到过,文莱思其实只有这一件衣服。过着这样的生活的文莱思,对这种程度的眼光也完全不会在乎,他只是从容地笑了笑:“是吗?他们难道不是羡慕苏给我衣服做得花纹太漂亮了?你不这么想吗?那,苏,你怎么看?”

苏的脸腾地红了起来,推他一把:“我,我又不是要帮你补衣服。只是那天把你的衣服撕烂,作为赔礼——”说到一半,苏突然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歧义,脸红得像火烧一样,一时间以她的机智和成熟,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萨尔抿了抿嘴,看向一边,猛烈地咳嗽了几声。

苏从先前的害羞中摆脱出来,笑着说道:“好啦,你们也别乱猜了。我刚才听到了哟?他们看着文莱思,只是被他的身高吸引了而已。”

说到这里,苏转了转眼珠,咧开嘴凑到了文莱思耳边,用调笑的口吻说道:“还有几个小姐在议论你,说你长得很帅哦?里面有几个看起来又漂亮又有钱,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把一个来?以后咱哥仨就吃喝不愁啦!”

文莱思先是看了看有点不爽地看着自己和苏的萨尔,坏笑了一下,看到萨尔满心不爽却强忍这不说话的样子,得意地笑了笑,这才挠了挠头:“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帅啦。”

【在你们三个交流兴致正浓的时候打扰很不好意思,不过,小文莱思,现在来做一次灵感判定如何?】

文莱思的脸色只有短短一瞬间地变化,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一边继续和苏还有萨尔两人闲扯,一边在心里有点烦躁似的暗暗问道:“你说什么?”

【判定的概念之前不是给你解释过了么?所谓灵感判定,就是根据你的智力值进行的1D100——也就是在1到100之间取随机数的判定方法嘛。以你的智力属性,灵感判定简直就是必定成功不是吗?来试一次看看吧?】

文莱思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随便找了个借口,从两人身边脱离,找到了一个阴暗处,低声喝道:“不要转移话题!我知道判定是什么意思。我问的是你说这事是要干什么——至少你也应该告诉我,这个判定到底是要干什么吧?”

【嗯,灵感判定,顾名思义,就是对你的灵感进行判定嘛。至于到底要干什么——很抱歉,在你结束判定之前,我是不会告诉你这个判定到底是对什么在判定的。】

文莱思的眉头皱得更紧,仔细思考一会之后,终于冷冷地说道:“够了。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么?不要再提出这种怎么看都可疑的莫名其妙的东西了!我摆明了告诉你吧,从现在开始,除非我自己觉得需要,否则,你主动提出的任何东西,我连理都不会理!”

【哎呀呀,对自己的金手指这么粗暴

,可真是绝情……不过,嘿嘿,这样也挺有趣。】

…………

贝尔·贝利没有在城里乘坐马车这种上流人士的习惯。这倒不是说他处于社会底层——就算在京城,公爵以下的贵族的宴会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哪怕是公爵府他要进也只需要通报一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位大公因为任何理由阻拦过他。

他在城里步行的理由很简单。一方面,他不需要马车在城里这么小的范围也能走得很快,另一方面,他的职业也要求他不能乘坐马车这种引人注目而且和外界相对隔绝的东西。

贝尔·贝利,二十二岁,男,马上就要和前一阵子认识的一位伯爵千金结婚,现隶属帝国特管部,是一个立有一等功、深受看好大有前途的普通特工。他的未婚妻的家族世代与特管部交好,她在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要和特管部的人结婚,因此鉴于她很漂亮,而贝尔目前还没有任何残疾,他们两个可以说是两情相悦了。

兰斯部长对他也很看重,将他纳为心腹,正因为如此,他才具有和那位伯爵联姻的价值。

总而言之,贝尔·贝利是一个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的,确实很有能力的年轻人。

他和绝大多数帝国青少年一样,对皇帝陛下有着近乎盲目的崇拜,对强盛的帝国也充满自豪,他的忠诚是不容置疑的。但是,作为兰斯部长的心腹,也是在部长的栽培下得了不少好处的特管部特工,他也不排斥去为兰斯部长做一些私活——比如说现在这个。

从严格意义上讲,他此刻的行动是违反了帝国法令的,只是,他确实也看不到这对帝国会有怎样的损害。这事要说明就要从帝国建国时讲起,那样就太复杂了。

简单地说,在特管部的特工以及教育部的选拔者接受培训的时候,必然会拿出三条带有特殊魔法气息的布条让他们感受。这并不是在测验他们的感知能力——因为培训前不合格者都已经被筛选掉了,只是让他们把这三种气息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一旦发现,立刻你能想到的最快方式上报给皇帝陛下,而皇帝陛下对拥有这种气息的人,将会格杀勿论。陛下的方案是‘宁杀错不放过’,只要上报,立刻记一等功。”

当时刚刚听到这一条的时候,贝尔相信,大家应该都是非常震惊,而且对此非常认真的。而且一等功着实也非常令人神往,即便以贝尔的忠诚,他也设想过谎报情况骗取一等功这种事,只是后来考虑到皇帝陛下的慧眼终将看穿一切谎言,他最后才遗憾地放弃了这个主意。

后来进了特管部,他才知道,帝国建国五百年以来,从未有过这三种气息的疑似发现报告——除了坊间传闻,有人在皇帝陛下自己身上隐隐感受到过类似的气息之外。于是他在这方面的心思就淡了,也就接受了那个“这件事就是皇帝陛下让我们所有人提高警惕,时刻留意周围任何人的气息讲出来的善意的谎言。”这种现在非常流行的说法。

据说前天晚上兰斯部长收到了一个快六十岁的选拔者的紧急特报,说是在这个接近帝国边陲的地方发现了其中之一。贝尔并不认识那个叫西德的老东西,但据他猜测,那个老家伙多半是因为无能——快要六十岁了还一直在干选拔者,这是何等的无能——看不到升迁的希望,眼看即将退休,突然想起了年轻时听说过的这件事,就发信过来搏一搏那份一等功而已。

只是可惜,他所举报的那个少年,尽管住在帝国边陲的一个小村庄里,父母却都是帝国某位他无法想象的高官亲信的高阶魔法侍从。虽然按照程序兰斯部长应该立刻将这份消息上报到皇帝陛下那去,但考虑到这层关系,部长暂时压了下来,派贝尔过来一探究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能想到这种鬼地方的随便一个小孩,会和那种大人物扯上关系呢?”想到这里,贝尔不禁为西德惋惜了一下,接着,他在余光中扫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非常引人注目。穿着一身破旧的布衣在一群穿着新衣服的人中本就显眼了,他的脸还可以说是相当英俊,最重要的是,他的个子非常得高,高到足以把他的破烂衣装和英俊的脸庞完全显露在距离很远的人的眼前的程度。

“这个一脸傻笑的傻大个,好像——”在想起这个人是谁的那一瞬间,贝尔突然隐隐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气息,又好像中毒一样,让他全身都有几分刺痛,这感觉,正和四年前培训时感受的第一条布条的气息一模一样!

可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小心地跟到那两男一女的组合后面,还和那个傻大个进行了一次“意外”的碰撞,在这一瞬间用特殊方法仔细探查了他的魔法之徽,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错觉,吗?”贝尔疑惑地念着,注视着渐行渐远的那三个人,眉头越皱越深,“是因为我发现他就是那个少年,一时间立功心切,产生的错觉,吗?”

宝宝热咳和寒咳的区别
小孩咳嗽怎么治
幼儿厌食怎么办
儿童中暑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