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萌妻难驯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是摆设吗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6:50

萌妻难驯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是摆设吗

男人所想与陆雪漫不谋而合

萌妻难驯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是摆设吗

,然而,没等她说些什么,便被铃声打断。(..)扫了一眼屏幕,权慕天立刻起身离开了书房。

房门闭合的一刻,走廊上闪过两道小小的身影。他正准备追上去,低头看见肉墩儿和小笼包百无聊赖的趴在门口,形成了一道毛茸茸的隔离带。

圆溜溜的眼睛看到权慕天,它俩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反而安稳的闭上了眼睛。

被宠物狗无视的如此彻底让他十分不爽,可难道让他冲着这两只大型动物宣泄愤怒?那么没品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迈开步子跨出去,他若无其事的向楼梯口走去。经过中厅的时候,突然从拐角窜出两道人影,挡住了去路。

“此……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按部就班的说台词,尽管预演了n次,顾雅熙还是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送给她一个白眼,顾明轩无可奈何的反问,“妹妹,少了一句台词是什么情况?”

“唔……弟弟,我忘记了……要不然,咱们再来一次吧?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出错了。”

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弟弟,她奶声奶气的调调把权慕天逗笑了。

此刻,两个孩子脸上抹了五颜六色的油彩,穿着迷彩服,手里拿着仿真的冲锋抢,腰里别着玩具手雷、匕首和弹夹,全副武装的架势颇有几分野战军的味道。

“我拜托你有点儿专业精神好不好?被你这么一闹,我们这样根本算不上打劫!”

自知理亏,小丫头便没有反驳,弱弱问道,“那算什么?”

“像演电影的,而且是负责搞笑的!”

噗嗤!

某男忍不住笑出了声。

仰起头,顾雅熙看到爸爸没有生气,自责懊恼神马滴瞬间不见了踪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反正我们打劫的都是自己人。爸爸,我说的对吗?”

万分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顾明轩森森觉得他和妹妹的思维从来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一只胳膊抱着女儿,权慕天伸出另一只手牵着儿子,“打劫的游戏到此结束,咱们先去洗脸,然后下楼吃提拉米苏。”

听说有好吃的,小丫头顿时兴奋的手舞足蹈。

另一边的小男生却对老爸的提议深表怀疑,“爸爸,提拉米苏是家里的厨师做的吗?”

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家里的厨子曾经是米其林的主厨,制作提拉米苏对他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

儿子从来不挑食,今天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了?

“应该是吧。”

就知道会是这样!

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他像极了泄了气的气球,“那我就不吃了。”

儿子无精打采的样子搞得他一头雾水,我好像没说错什么吧?这小子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你不是很喜欢吃提拉米苏吗?”

抿着唇瓣,顾明轩摇摇头,没有说话。一个人走到洗手台前,用温水浸湿毛巾,对着镜子抹去脸上的油彩。

看着儿子倔强的背影,权慕天越发觉得这个小家伙不对头,可又想不出哪里有问题。

坐在凳子上,顾雅熙晃动着小短腿,配合的鼓起腮帮,非常享受老爸的照顾。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弟弟去换衣服,她才神秘兮兮的说道,“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弟弟只吃妈妈做的提拉米苏。”

“为什么?”

“以前,司徒舅舅跟我们住在一起,大家都知道他和妈妈早晚会结婚。弟弟说,妈妈嫁了人,会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到时候,就没人在意我们了。我不相信,就跑去问妈妈。”

深邃的眸子染了一层墨色,权慕天心头仿佛笼了一层化不开的氤氲,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陆雪漫再婚的问题上,两个孩子从来没有表现出半点儿异常。而女儿刚才的话让他体彻彻底底心酸了一把。

尽管她的身体情况很特殊,可孩子太小,这种事没办法解释。

难道这就是她迟迟没有嫁给司徒信的原因?

揉揉女儿的额头,他轻声哄劝,“小傻瓜,不管怎么样,妈妈永远是你们的妈妈,不会不疼你们的。”

“妈妈也是这么说的,但她还是没有跟司徒舅舅结婚……为了这个,他们好像吵架了……然后,妈妈跟家里的糕点师傅学做提拉米苏。一开始,她做的好难吃好难吃的。突然有一天就变得好吃的不得了。”

“如果是我做的提拉米苏,他会喜欢吗?”

“唔……不知道。但是,西西会很喜欢很喜欢的……”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抱在一起,她忽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认真的问道,“爸爸,你和妈妈不会再分开了吧?”

其实,这才是她想表达的重点吧?个鬼丫头,已经学会迂回战术了!

“不会。”

吃了一颗定心丸,顾雅熙立刻开启想象模式,“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西西想做花童……穿漂亮的裙子,头上戴着花环,像小天使那样从天而降,一定很美的对不对?”

把她的设想变成现实并不难。

可如果真这么做,他和陆雪漫的心都会提到嗓子眼,完全没办法踏踏实实举行婚礼,必须把她这个危险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把儿童洗面奶均匀的涂小丫头脸上,他故作有一搭无一搭的问道,“吊威亚很辛苦,你确定要这么干?”

镜子里白花花的小脸显现出吃惊的表情,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爸爸的倒影,“唔……会疼吗?”

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权慕天拧开了水龙头,掬起温水一点点洗净泡沫。

女儿陷入沉默,他先入为主的认为小丫头放弃了,正在暗自窃喜,却被她雷的外焦里内,“……我把做天使的机会让给弟弟。他是男子汉,不怕疼的。”

噗……

你这么坑亲弟弟,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清了清嗓子,某男一本正经的说道,“也许小轩不想做天使呢?”

“爸爸,这是西西的心愿,你帮我说服弟弟好不啦?”洗去油彩,露出白里透粉的小脸,顾雅熙搂着他的脖子,软软的恳求着,“爸爸,你最疼西西了,帮帮忙好不好?”

闺女,我跟你妈办婚礼的时候不想玩心跳,你放弃好不好?

想了想,权慕天立刻有了主意,“要是你妈同意办婚礼,我就帮你实现愿望。如果她不同意,就没戏了。”

“唔……果然被允儿妹妹说中了,你和白叔叔都是妻管严!”从爸爸怀里挣出来,顾雅熙对着他做了个鄙视的手势,“爸爸,西西鄙视你!”

话音未落,她一溜烟儿似的跑走了。

“嘿,个小丫头!”看着小时代小身影,他郁闷到不行,“妻管严有什么不好?利国利民,还有利于家庭和谐……”

不爽归不不爽,他还是打算做点儿什么挽救一下顾明轩敏感的小心肝。

折回书房的时候,两只大型动物依然霸道的横在门口,显然陆雪漫并没有离开。他跨布进屋,看到某女眼眸低垂,一瞬不瞬的盯着资料,完全没察觉到有人来了。

“漫漫……”

打了个激灵,她蓦然抬起眼帘,眼中满满的都是戒备,“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

“想什么呢?”

“没什么……”耳畔反复回荡着蓝溪里的提议,她下意识改了口,“我在想什么时候接触严青川比较合适?”

她目光闪躲,一定有事瞒着自己,可权慕天并没有揭穿,也没有追问。

“漫漫,把你做提拉米苏的配方写给我。”

怎么又扯上提拉米苏了?

摸不透男人的心思,陆雪漫却明白他决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索性把用料和分量都一一写了下来。

“你要这个干什么?”

把便签收好,他眼尾扬起美好的弧度,“先保密,明天你就知道了。”

“还学会卖关子了!”见人要走,她急忙抓住男人的手,犹豫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开了口,“有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她欲言又止,权慕天隐隐猜到了几分,却不想让她为难,随便找了个借口便欲开溜,“这事儿着急吗?要是不着急就改天再说,西西和小轩还等着我呢!”

“可是,这事儿跟你有关,还……现在我拿不定主意,你要不要听听看,给点儿建议?”

他向来把陆雪漫的事当成自己的,但如果与盛昌集团有关,他会选择置身事外,甚至袖手旁观。

虽说他赋闲在家,可这并不能成为他对顾家产业指手画脚的理由。况且,盛昌集团的业务很大一部分涉及到蒋斯喻,让他不得不敬而远之。

“以前碰上这种事你是怎么做的?”

“我会跟司徒信商量……或者咬咬牙就豁出去了。”

他好整以暇的望着小女人的包子脸,“问题是,司徒信不在呀!”

净说风凉话,他抽风了吧?

“你是摆设吗?”嘴巴撅的老高,陆雪漫晃着他的胳膊,撒起娇来与顾雅熙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虽然我是现成的,但这一次你何不咬咬牙豁出去呢?”

这厮软硬不吃肿么破?

哀怨的看了他一眼,某女嘟着嘴问道,“你什么意思嘛?”

“字面的意思。”轻轻推开她的手,权慕天抽身离去,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他前脚走出书房,女人清亮的声音丝丝缕缕换入耳膜,“蓝溪,吩咐下去,收房!”

收房!?

她要收谁的房?总不会是……

宜春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宜春治疗睾丸炎方法
宜春治疗睾丸炎费用
宜春治疗睾丸炎医院
宜春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